二维码
0717-5335806

景区地址:湖北宜昌长阳县龙舟坪镇 电话:0717-5319721 景区热线:0717-5335806 全国旅游服务热线:12301

可信组件

  民俗风情  

长阳土家族自治县历史悠久,文化璀璨,

被誉为中国民间艺术之乡。

资讯详情

丧鼓歌

分类:
巴土文化
作者:
王双跃
来源:
本网
2010/04/19 16:18
浏览量
【摘要】:
——跳丧 开场(四大步)请出来,请出来,请出一对歌师来。好些打,好些跳,莫把脚步跳错了。叫错号子犹是可,搞错脚步逗人说,好汉莫等人识破。你是对手上场来跳起来,贺起来,施起斧头乱砍柴,好柴不用榔头打,一斧落地两喳开,你是对手上场来。你不来,我就来你不来,我就来,哪怕山高壁陡岩,山高自有人行路,水深自有船来渡,无娘的娃儿天照护。跳一夜丧鼓送人情半夜听到丧鼓响,不管是南方是北方,你是南方我要去,你是北方
——跳丧
 
开场
(四大步)
请出来,请出来,
请出一对歌师来。
好些打,好些跳,
莫把脚步跳错了。
叫错号子犹是可,
搞错脚步逗人说,
好汉莫等人识破。
你是对手上场来
跳起来,贺起来,
施起斧头乱砍柴,
好柴不用榔头打,
一斧落地两喳开,
你是对手上场来。
你不来,我就来
你不来,我就来,
哪怕山高壁陡岩,
山高自有人行路,
水深自有船来渡,
无娘的娃儿天照护。
跳一夜丧鼓送人情
半夜听到丧鼓响,
不管是南方是北方,
你是南方我要去,
你是北方我要行,
打不起豆腐送不起情,
打一夜丧鼓送人情。
十二月
正月里,无花戴,
二月来时花才开,
三月清明吊白纸,
四月秧苗无人栽,
五月龙船拖下水,
六月花扇绕风来,
七月有个盂蓝会,
八月黄雀朝南飞,
九月重阳造好酒,
十月姜女送衣来,
冬月大雪飘飘下,
腊月凌冻打不开,
打不开呀要打开,
打开凌冻倒转来。
改接
[风夹雪]
这个号子不叫它,
把它压在鼓脚下,
这个号子要改接,
改接要跳风夹雪。
风夹雪,雪夹霜,
跳丧要跳十几样。
这山望到那山高
(幺姑子姐)
叫:这山望到那呀山高呀喂!
接:(幺哇哦姑子姐呀喂,
幺哇哦姑儿姐呀喂)
叫:望到(一个)那山(是)
接:(姐的哦伙耶)
叫:好茅草哇
(幺的姑儿姐呀),
接:(姐的哦伙耶),
好茅草哇(幺的姑儿姐)
割草还要刀儿快,
捞姐还要嘴儿乖,
站到的说得睡下来。
这山望到那山低,
望到那山好田地,
不种田的吃好米,
不种花的穿好衣,
单身汉儿美貌妻。
一人难挑千斤担
(到叉子)
把人换,把人换,
一人难挑千斤担,
把人学,把人学,
倒叉子大伙奈得何?
我来换
我来换,我来换,
歌师们跳得汗上汗,
我来接,我来接,
我接歌师旁边歇。
麻布洗脸初相会
接到鼓锤咚里咚里擂,
不知您是前辈是晚辈,
您是前辈得罪您,
你是晚辈请一个罪,
麻布洗脸粗(初)相会。
要打三六一十八
(滚身子)
一进门来接鼓打,
要打三六一十八,
一打亡者去求仙,
二打丹诚入九莲,
三打洞中方七日,
四打世上几千年,
五打五方并五帝,
六打河南并山西,
七打天上七秭妹,
八打八仙过海来,
九打黄河九道水,
十打天子管万民。
改接要跳幺哩儿荷
(幺哩儿荷)
这个号子不叫它,
把它压在鼓脚下,
这个号子要改脚,
改脚要跳幺哩儿荷。
双拜堂
(虎抱头)
叫:虎抱(哇)头(哇喂)!
[活跳幺哩儿荷耶?]
接:活幺耶,活幺耶,
要跳幺哩儿活耶!
叫:双拜堂
接:活幺耶,活幺耶,
要跳幺哩儿活耶,
叫:凤凰哟展翅哟……
接:(重复前段)(以下衬词略去)
古树盘根,
犀牛望月,
老汉推车,
懒婆娘晒浆,
耳朵摸两下儿,
屁股拍两下儿,
筛子筛钱,
簸箕腾云,
扫帚当马。
不带荤的不热闹
(四大步)
这个号子不叫它,
再把别的往上拿,
丧鼓场中有些巧,
脸红眼黑,
不带荤的不热闹。
姐儿生得一脸白,
眉毛弯弯眼睛黑,
眉毛弯弯好饮酒,
眼睛黑来好贪色,
夜里无郎睡不得。
只为情哥退了财
情哥说是今夜黑哒来,
我把房门大打开,
等到半夜睡着了,
哪晓得强盗摸进来,
只为情哥退了财。
捞姐只有头回难
老哇子一哇腰一阐,
捞姐只有头回难,
心里如当打战鼓,
脸上如当火烧山,
好象烂船下陡滩。
打一个哑谜子你来猜
[哑谜子]
这个号要改调,
改调要把“哑谜子”叫。
叫:(呀的呀哈衣,
呀的呀哈也,)
打一个哑谜子你来猜呀
(呀的呀多也。)
接:(重复前句,后句改成你把哑谜子打上来,衬词用)
叫:(呀的呀哈衣,
呀的呀哈也,)
稻场里失火是哪方啊(呀的呀多也)?
接:(呀的呀哈衣,呀的呀哈也,)
稻场里失火是火烧坪哪(呀的呀哈也)。
问:隔河牵线是哪里?
答:隔河牵线是长纱。(沙)
问:天边上淹水是哪里?
答:天边上淹水是远安。(淹)
问:火炕里泼水是哪里?
答:火炕里泼水是安徽。(淹灰)
问:信封子开口是哪里?
答:信封子开口是开封。
问:蓝布的包头是哪里?
答:蓝布的包头是南京。(蓝巾)
问:穿别个的新衣是哪里?
答:穿别个的新衣是四川。(试穿)
问:马子打屁是哪里?
答:马子打屁是宜都。(一嘟)
问:沙牛屙尿是哪里?
答:沙牛屙尿是宜昌。
正月香袋才起头
[摇丧](又叫香袋子)
缓缓打鼓缓缓儿跳,
莫象狗子弹疙蚤,
改调再改调,
改调要把摇丧叫。
正月香袋才起头,
要绣狮子滚绣球,
绣球滚在郎怀里,
郎又欢喜姐又愁。
二月香袋耍耍须,
要绣乌鬃马一匹,
三十两银子也不卖,
我要留到小郎骑。
三月香袋三点黄,
铜盆打水照月亮,
请你拜上刘志远,
做不到官来早还乡。
四月香袋四条枪,
四支角里绣麝香,
上街香到下街香,
爱坏多少少年郎。
五月香袋五点绿,
香袋绣起洞庭湖,
去年许我香袋子,
不知今年又如何。
六月香袋热难当,
香袋绣在汗巾上,
扯起汗巾来洗脸,
汗巾抹来满脸香。
七月香袋绣几针,
七天七夜没绣成,
白天绣花人看见,
夜里绣花要熬灯。
八月香袋八根纱,
里绣龙门外绣花,
里头绣和黄麻点,
外头绣的点芝麻。
九月香袋九点红,
要绣天上九条龙,
九条蛟龙来洗澡,
干死牡丹花一蓬。
十月香袋绣完了,
红纸包到墙外抛,
有情的哥哥你捡到,
无情的哥哥你莫捞。
怀胎歌
[待尸]
要改调,要改调,
改调要把别的叫,
改脚改脚又改脚,
改脚跳两下怀胎歌。
怀胎的正月正,
奴家不知音,
水上的浮萍没安根。
怀胎二月过,
时时睡不着,
新接的媳妇脸皮薄。
怀胎的三月三,
茶水都不沾,
一心只想红罗帐里玩。
怀胎四月八,
拜上爹和妈,
多喂鸡子少喂鸭。
怀胎五月五,
实在怀的苦,
一心只想麦子熟。
怀胎六月热,
实在怀不得,
只怪情哥胀的个德。
怀胎七月半,
扳到指甲儿算,
算去算来还差二月半。
怀胎八月八,
烧香拜菩萨,
保佑奴家得个乖娃娃。
怀胎九月九,
实在怀得丑,
儿在腹中打个倒跟头。
怀胎十月尽,
肚子有些疼,
那是腹中娃子在奔生。
丈夫你走开,
妈妈你拢来,
是男是女一把搂起来。
娃娃落了地,
满屋都欢喜,
收起包袱去报喜。
舅母子来筛茶,
说些疾拙包话,
娃的姑爹到底有两下。
十梦歌
[四大步、滚身子、跑丧、带子]
莫冷台,莫冷台,
头班去哒二班来。
轻轻敲,敲轻轻,
我把十梦讲你们听;
一梦墙上去跑马。
二梦枯井万丈深。
三梦白虎当堂坐,
四梦锣鼓闹沉沉,
五梦堂前打凉伞,
六梦推开姐房门,
七梦钢刀十二把,
八梦麻绳十二根,
九梦后面儿松柏林,
十梦浪里把船行。
轻轻敲,敲轻轻,
我把十梦圆你听,
一梦墙上去跑马,
墙上跑马是神人,
二梦枯井万丈深,
枯井本是聚宝盆,
三梦白虎当堂坐,
当堂坐的是家神,
四梦锣鼓闹沉沉,
情哥在生是热闹人,
五梦堂前打凉伞,
堂前打伞两重天,
六梦推开姐房门,
推开房门好交情,
七梦钢刀十二把,
把把都是护郎身,
八梦麻绳十二根,
根根都是捆妖绳,
九梦后面儿松柏林,
松柏林里好修行,
十梦浪里把船行,
浪里行船是能人。
轻轻敲,敲轻轻,
再把十梦圆你听,
一梦墙上去跑马,
不死马来要死人。
二梦枯井万丈深,
枯井本是害人坑。
三梦白虎当堂坐,
白虎当堂要咬人。
四梦锣鼓闹沉沉,
一锣一鼓送出门。
五梦堂前打凉伞,
堂前打伞遮灵魂。
六梦推开姐的房,
不是监门是牢门。
七梦钢刀十二把,
把把都是砍郎身。
八梦麻绳十二根,
根根都是捆丧绳。
九梦后面松柏林,
松柏林里好葬坟。
十梦浪里把船行,
浪里行船淹死人。
这个号子又改调,
改调又把五句子叫:
五句歌,只五句,
上得天来下得地。
上天就是鹰鹞子,
下地就是云中梭,
这才算得五句子歌。
五句子歌我起头,
木匠难起五方楼,
石匠难打石狮子,
铁匠怕打铁绣球,
幺姑怕绣花枕头。
不会跳丧的巴门站,
眼睛鼓起象鸡蛋,
厨屋里一声喊吃饭,
肚子胀哒象油罐,
亏他还是个男子汉!
 
——坐丧鼓
开场歌(一)
日吉时良,
天地开张,
亡者升故,
停在中堂。
打扫堂前地,
宝香炉内装,
各们师尊两旁坐,
中间停黄丧。
天上听到神鼓响,
风吹玉炉香。
东边一朵紫云起,
阳光照孝堂。
引魂童子穿身黄,
手执华幡到孝堂,
童子为何到此处,
接引亡者到天堂。
亡者撒手扬扬去,
随着童子见玉皇。
玉皇大帝开金口,
尊声亡者听端祥:
自从今日归天界,
永世不落凡尘乡,
在天上天有八卦,
在地下地有五方;
春有桃花三月放,
夏有荷花满池塘,
秋有菊花满园黄,
冬有雪花怀内庄,
开个长的更深夜静,
开个短的不得到天亮,
开个不长不短,
相赔新亡。
一开天地水府,
二开日月天光,
三开三官大地,
四开本县的城隍,
五开雷公雷母,
六开闪电娘娘,
七开天上七秭妹,
八开八大金刚,
九开九天玄女,
十开十殿阎王。
孝男孝女,
不必悲伤,
听我愚下说些比方。
唐王汉王与宋王,
如今没有在世上,
文王武王与纣王,
个个奔驾把命丧;
薛仁贵,扶唐王,
东战西征,南征北逃,
被丁山一箭,
射死在白虎关上。
那里来的歌鼓?
那里来的歌郎?
杨州来的歌鼓,
柳州来的歌郎,
旱路而来看见什么景致?
水路而来看见什么模样?
八十岁的老者,
腰儿弓弓,
背儿扛扛(即背驮)
肩挑一担,
手提一筐,
肩挑一担是扬雀,
手提一筐是话眉。
扬雀怎么叫?
话眉怎么啼?
扬雀喊叫“拐怪扬”话眉喊的“渡中秋”。
开场(二)
天地开张,
日吉时良,
黄金落窖,
大发大放。
东边一朵祥云起,
西边一朵紫云开,
雷在当头打,
闪电照眼来,
天有八卦,
地有五方,
人有三魂七魄,
鬼有一路毫光。
各位歌师都请坐,
听我愚下开歌场。
开个长的,
更深夜静,
开个短的,
不得到天亮,
开个不长不短,
不短不长,
正好混到天亮。
开场(三)
开场开场,
日吉辰良,
亡人升天,
停在中堂;
各位歌师,
来到孝堂,
恭请相坐,
听我道个短长;
你哪里来的鼓手?
你哪里来的歌郎?
雷州来的鼓手,
杨州来的歌郎;
雷州来的鼓手怎么打?
杨州来的歌郎怎么唱?
雷州的鼓手,
金鼓擂得咕冬咕冬震得心慌,
杨州来的歌郎,
歌声喊的乖乖扬乖乖声惊动凤凰;
雷州的鼓手,
扬州的歌郎,
在家会聚孝堂,
听我开个歌场:
我一不开短,
我二不开长,
开个不长不短的,
相陪亡人到天光;
一开东,东方甲乙木,
代代儿孙坐帅堂,
二开南,南方丙丁火,
代代儿孙当丞相,
三开西,西方庚辛金,
代代儿孙陪君王;
四开北,北方壬癸水,
代代儿孙保皇上;
五开中,中方戊己土,
代代儿孙万事昌。
我愚下来得慌张,
生得嘴尖毛长,
我抢了个歌头,
开了个歌场,
若有哪长哪短,
恭请高手歌师指其端祥:
朽木头做不得梁,
骚泥巴粉不得墙,
众人拾柴火焰高,
一人难唱大天亮;
我到此处打一个等,
恭请各位歌师把歌唱。
相伴王者上九霄
(坐丧鼓唱词)
金鼓打得二三更,
黄鹤楼中听鸡鸣。
哑巴会说亲热话,
聋子一听笑哈哈,
和尚捉到尼姑打,
辫子揪掉一大把。
癞子解交没得发(法),
骂声和尚胆子大。
尼姑胎都打掉哒,
堕胎人命要抵杀。
恶犬也怕猛虎抓,
猛虎又怕猎户打。
壮猪怕的杀猪佬,
树木怕的鲁班伐。
鸟鹊怕的鹞鹰抓,
蛟龙也怕穿山甲。
蚂蝗怕的放牛娃。
我看书是随身宝,
果然儒为席上珍。
举目抬头看明月,
多少贤才两边分。
是我心中仔细评,
今是遇着鬼迷魂。
愚下学浅嘴又笨,
众台都是饱学问。
才高北斗志气精,
高人到底是高人,
言似珠玉字如珍,
句句诗文通古今。
今日孝堂遇明人,
说得冷水点燃灯,
从师就来把教领,
锦绣文章心中存。
愚下一齐都告禀,
千里路上投知音,
纵有差错休见禁。
哪个男儿不出门,
朋友强似亲娘生,
出外原是靠朋亲。
秀才不亲同诗文,
和尚不亲同修行。
农夫不亲同歇荫,
歌郎不亲同书本。
妇女不亲同线针,
夫妻不亲同床枕。
书生不亲同书本,
官府不亲同衙门。
一见众台返正音,
怕学鹰鹞拿鹌鹑,
愚下是个混堂经(没本事),
还望各位把路引。
说我黄昏真黄昏,
睡着忘记闭眼睛。
吃哒饭来忘记吞,
洗汗忘记脱衣襟,
我就是个面糊盆,
堂屋里打伞难出门。
尖底坛子墩不稳,
一绊一个格溜滚。
一齐告禀众客们,
人抬人高胜宝珍。
大树脚下好歇荫,
自古量大好做情,
相夫怕的交结情,
空子怕的巧缝针。
众人抬举重千斤,
可比张仪会苏秦。
一路全靠你看承,
陈雷管鲍古今文。
庞涓报魏自逞能,
谁知遇着孙伯龄。
好逞英雄老杨林,
独独遇着小罗成。
王曾哑口不能明,
独独遇着赵匡胤。
任你乖巧任你能,
憨人自有憨福份。
纵有计谋休用尽,
善孝二字是根本。
大舜他把黎山耕,
孔门弟子有曾参。
王祥为母卧寒冰,
郭巨埋儿天赐金。
孟宗哭竹冬生笋,
陆续怀桔养娘亲。
孝堂之内伴亡魂,
大家热闹混时辰。
歌三戏五书八成,
全凭各人靠记性
商议同心不离分,
热闹和气到五更。
大家有缘共孝庭,
亲热话都说不尽。
讲些道德和仁义,
谈些武来论些文。
不论输来不讲赢,
何愁不得到天明。
鼓打三更交夜半,
慢慢想来慢慢叹。
水流东海难回转,
为人难逃鬼门关。
正在家中自思叹,
忽然伙计来约伴。
他说亡者归仙班,
约我前来看一看。
愚下一听心喜欢,
同着一路前来玩。
伙计是个着急汉,
犹如流星把月赶。
遇着愚下走路慢,
跟着连跑又带窜。
一路跑得气只喘,
累得浑身汗不干。
一把碰打“连二杆”,
几乎赶搭亡者伴。
愚下不是说得玩,
两支胯子都碰烂。
他说误伤都是淡,
愁的歌场遇好汉。
口含凌冰脚又软,
吓得心惊胆又颤。
赤膊鸡儿过门槛,
右思左想为飞难。
我跟兄台告些宽,
恐有差错不要谈。
难为众台好顾盼,
莫学大水打沙滩。
急水波浪风赶船,
破船下滩易得翻。
心急难吃热稀饭,
婆娘难把汉子赶。
有钱才是男子汉,
无钱就叫汉子难。
男子有肚又有胆,
天不怕来地难管,
扯纤怕的拉急滩。
跛子怕的跑下山。
荞麦怕的铁钎担,
石板怕遇金钢钻。
丧鼓场上遇好汉,
放在炉中`试下看。
上得岭来翻得山,
跑不来的胯子短。
浪子回头金不换,
贞节女子怕人缠。
不怕仁兄你不干,
不离左右跟着绊,
把你心意来说乱,
自然就要渡上岸。
那怕桐油满灯盏。
怕的棉条捻子蘸。
任你多年桐油罐,
也要把你来蘸干。
曹操背时遇蒋干,
苋菜背时遇大蒜。
豌豆背时遇稀饭,
稀饭背时遇大碗。
和尚背时施主赶,
姑娘背时嫁老汉。
兵丁背时贼匪反,
官府背时出逆案,
教学背时蠢老板,
怕的东家来护短。
一天到黑心操乱,
开笔就写千百万。
起头打开书本看,
人之初来性本善。
贤惠东家知咸淡,
晓得先生过细传。
分外恭敬细待款,
何愁弟子不高传。
不贤东家说不完,
如似禽兽着衣冠。
他在学堂只护短,
还望子孙做好汉。
不贤东家“熄火炭”,
圣贤一起都怠慢。
倘若先生打几板,
倒谈先生长和短。
不说自己儿子蠢,
反说先生不忍烦,
看穿事情世上难,
天理循环不一般。
你我今日同了伴,
下走湖广上四川。
三国英雄天下乱,
子胥征服出昭关。
唱歌如同河下船,
下水容易上水难。
怕学破船下陡滩,
风波浪里霎时翻。
唱不来时就转弯,
只要不撑硬头船。
任你兵马千千万,
商议和心自然安。
金鼓一住我又起,
千里路上会知己。
只有愚下生得愚,
唱歌原来是学的,
我是半夜穿木屐,
不知高来不知低。
半夜梦见做皇帝,
不知浪头怎么起。
四海之内皆兄弟,
讲些道德和仁义。
忠孝节义与廉耻,
天时人和共地利。
孝堂不讲正道理,
恐怕旁人指背脊,
好汉也怕人剥皮,
将军怕的帅字旗。
光棍原要人抬举,
屋漏怕遭连阴雨。
官府难看大法律,
节妇怕遇“帱卷皮”。
你我同心去协力,
自然同胆共心机。
莫学老虎吃蓑衣,
抓打没得人的气。
你我今日来结义,
学个桃园三兄弟。
顶起真来莫置疑,
不是争田夺社稷。
不为钱来不为米,
不与子孙争龙衣。
赢也难赢半碗米。
输也只输两块皮。
莫安毫子捉团鱼,
进是容易退有须。
莫说孔明和周瑜,
莫说孔庞及地利。
莫说苏秦和张仪,
莫说孟柯、孔仲尼。
学个瞎子纳鞋底,
稀的稀来密的密。
跛子婆娘下楼梯,
高高低低是有的。
冷水泡茶莫动气,
癞子剃头莫过细。
远望青山可开题,
近看松柏长不齐。
山多石广少人走,
世上人多君子稀。
有钱莫买江边地,
富贵莫讨生人妻。
十分有理莫告状,
穷人莫爱小东西。
提笔莫写词状纸,
凡事忍让天不欺。
倘遇贪官并污吏,
只要有钱不论理。
醒木一声心颤栗。
自行下跪把头低。
常言官有十条路,
还有九条人不知。
说错一句就输理,
事到临头悔不及,
劝君忍让三分地,
公平正直无差一。
大小买卖都有利,
广积良缘总有益。
劝人切莫伤天理,
看破红尘都是虚。
咽喉断了三寸气,
谁是儿女谁是妻。
万两黄金带不去,
古曰清风化灰泥。
王侯将相三更梦,
万岁君王一盘棋。
那怕雪山高万丈,
红日当空水归溪。
荣华富贵是假意,
内积阴功上天梯。
仔细思量世间事,
善恶贤愚人不齐。
自古上天有报应,
只争来早与来迟。
山中树木有长短,
人生哪有一般齐。
贫富好歹一样的,
守法循环遵圣意。
自古上天有定理,
报应迅速有紧密。
冤孽祸福找到你,
好比烤火穿蓑衣。
远在儿孙近在己,
惹祸上身难躲避。
锦上添花休要提。
人活七十古来稀。
金银难买长不老,
大限一到呜呼兮。
梁武皇帝金银广,
饿死台诚都知底。
君子固穷吕蒙正,
买臣无食休了妻。
蒙正运转为宰相,
买臣得志四品职。
三贫四富不到老,
功止何须用心机。
皇帝有钱满国库,
后来沿门也讨米。
多少英雄讲武艺,
奸诈瞒昧天不欺。
田种十年多易主。
三十河东四十西,
禹疏九河汤得业,
秦吞六国汉登基。
劝人回头早修积,
子孙发达昌后裔。
孝堂玩耍莫置疑,
相送亡者极乐地。
金鼓一住把板搁,
这才算得真才学。
句句良言真不错,
压赛南阳汉诸葛。
相陪仁兄把歌作,
跛子上树奈不何。
月在青天影在波,
不怕讲的不同科。
虽陪仁兄这样说,
灶内锵刀我缺火。
乌龟背上把刀磨,
不好就要遭坎坷(砍壳)。
怕的众台下网罗,
进得阵来跳不脱。
怕学瞎子跑下坡,
跑的少来滚的多。
推倒架子把酱泼,
逗得旁人鄙笑我。
那时旁人来鄙簿,
好似腰里别牛角。
愚下情愿当懦弱,
莫等旁人骂急作。
众台满腹藏韬略,
可比明月照山河。
胜似才子入京科,
个个心中是饱学。
好比母猪把儿过,
开口就是一窝砣。
怀身妇人把痢屙,
到底肚内多少货。
起水生意陈货多,
有钱赚得对本过。
宋朝自古文人多,
秦观遇到苏东坡。
遇着文人讲才学,
碰到武将逞韬略。
女子未曾出闺阁,
牛郎织女佳期约。
我约你来你约我,
笙箫鼓乐结丝罗。
台兄学问无二个,
独占才名把魁夺。
舀碗米汤脚上泼,
个个都是浆糊(江湖)脚。
羊群找出骡和驴,
都是一些头子货。
只有愚下才学簿,
只好一旁打破锣。
立于礼来成于乐,
棉条难得打响锣。
驴子只有推腰磨,
女子长大变婆婆。
自古长子会过河,
都说矮子会打砣。
女儿怕的裹小脚,
男儿怕的上村学。
强盗怕的狗子恶,
狗子怕的下闹药;
木匠怕的朝天眼,
画匠怕的糊楼脚。
毛铁怕的苏钢锉,
“癞都”怕的垫床脚。
江边无渡难过河,
船到江心各划各。
恐怕一时起风波,
船小浪大难逃脱。
牛屎中间莫乱戳,
光棍全靠人凑合。
人家好歹切莫说,
衣服莫把人指破。
恐怕运蹇惹灾祸,
寡妇门口是非多,
天降夫子为木铎,
周游列国行道乐。
善谋会算是诸葛,
九伐中原姜伯约。
卧龙凤雏智谋多,
]同佐刘备征山河。
炎刘数终难逃躲,
空负虚名麒麟阁。
庞统西川动干戈,
难免死于落凤坡。
天时地利得人和,
天理循环无差错。
五文原上把星落,
三国谋勇英雄多。
年年征战动干戈,
至今存世无半个。
个个都在睡山坡。
看来犹如水上波。
大胆陪兄把歌唱,
恐怕头上威武堂。
望乞众台要原谅,
癞子头上放毫光。
不长头发只长疮,
豆渣猪毛有两样。
生成只有做和尚,
一打鼓来二装香。
瘫子也想嫖婆娘,
瞎子也想读文章。
跛子也想爬城墙,
哑巴一见大声昂。
驼子出来两头犟,
为人气性莫要刚。
夫子温良恭俭让,
霹雳霸王好逞强。
遇着韩信乌江亡。
难免荒郊土内藏。
前朝有个武媚娘,
淫乱宫闱乱朝纲。
唐室山河她执掌,
日夜宫中不空房。
有位天子赵玄郎,
关东关西避祸殃。
输下华山一盘棋,
子孙永不收钱粮。
历代古人一个样,
何况你我在孝堂,
上面田地走了水(水漏了),
下面田地牛吃秧。
小儿床上撒了尿,
锅里开了豆腐浆。
手忙脚乱正慌张,
丈夫扯住要行房。
刚刚来到牙床上,
客送恭贺至高堂。
翻穿衣服出绣房,
头发披在肩膀上。
骑起母猪下校场,
人又英雄马又状。
不怕仁兄老内行,
也要闹得两头忙。
仁兄唱歌果然巧,
为人只有种田好,
世上唯有读书高,
一心想做皇帝佬。
他想天下惦成痨,
恶人自会夭折了,
难免尸骨埋荒郊。
人要一心莫望高,
得逍遥来且逍遥。
一人自有一人料,
单身汉儿无米淘。
你我虽然讲相好,
愚下穷事又打搅。
你一套来我一套,
何愁金鼓不热闹。
相伴亡者归九霄,
日出东方路一条。
唱杨家将
开了歌路转了鼓,
徒弟上前问师傅,
何讲文?何讲武?
讲文要讲包丞相,
讲武要讲杨家将。
大郎长枪来杀死,
二郎短枪把命亡,
三郎马踏如泥浆,
四郎围困在番邦,
五郎怕死为和尚,
六郎把守三关上;
只有七郎死得苦,
芭蕉树上把命亡;
八郎不是亲生子,
飘流外国未还乡;
九郎十郎皆结拜,
名叫焦赞和孟良。
杨家八个好儿郎,
会打会杀会抛枪,
都说好人命不长,
未有一个在世上。
打一夜丧陪亡人
茅草盖屋软溜溜,
正好享福把命丢。
茅草盖屋一块板,
正好享福把命短。
进门就把丧鼓唱,
当中停的是黄丧。
打不起豆腐赶不起情,
打一夜丧鼓陪亡人。
人人都有父母在,
百年归山要人抬。
扯白歌
打起赤脚跳过坎,
挣断八根草鞋爽;
碰见瘫子爬城墙,
碰到瞎子读文章;
柑子树上结白果,
丝茅草里扳盐荷;
一走走到稻场头,
碰到个石滚拉牯牛;
沙市的黄河八丈八,
那回把我爱完哒;
宜昌的宝塔九丈九,
几多屋儿在里头。
唱父母恩
父母恩深终有别,
夫妻义重也分离。
羊有跪乳之恩德,
鸦有还 哺之心愿。
日落西山又见面,
水流东海不回头。
月到三十光明少,
人到中年万事休。
在生只要有孝敬,
何必灵前哭死魂。
千哭万哭一张纸,
千拜万拜一柱香。
与其杀牛而祭奠,
不如鸡羊早待承。
可劝世人莫行恶,
恶人自有恶人磨。
曾记少年骑竹马,
转眼又是白头翁。
年富力强创家业,
脚手不住日夜忙。
指望年高活百岁,
谁知一病不起床。
服药煎汤全无救,
卜卦问神总不灵。
三日不吃阳间饭,
四日上了望魂台。
望见家中哭哀哉,
生死离别好伤怀。
可叹世上冷冰冰,
如今财亲人不亲。
不信但看瓶中酒,
杯杯先劝有钱人。
千两金,万两银,
有钱难买父母恩。
亡者一去不转来,
烧香化纸枉费心。
灵在人在魂不在,
想亲念亲不见亲。
不周不全唱几声,
打鼓闹丧伴亡人。
老鼠告状
昨日老鼠被猫伤,
阴魂渺渺去告状;
是告十殿大阎王,
小老鼠儿有冤枉。
自从大王开了恩,
发我老鼠去还阳,
五谷杂粮我有份,
结拜的秭妹遍四方。
貂老鼠是我亲朋友,
盐老鼠是我女相当,
还有一个朋友在外乡,
取名叫做黄鼠狼。
就是咪猫不来往,
它今把我来咬伤,
双脚一蹦上屋梁,
守着苞谷和米仓。
双爪抓住我不放,
一口咬到我颈项,
连皮带肉都吃光,
又吃心肝并五脏。
吃了一个当家鼠,
一窝老鼠无主张;
躲在阴洞泪汪汪,
大的就把小的降。
大王一听气昂昂,
骂声咪猫死也当,
它在阳间为甚事,
为何把你来咬伤?
吩咐公差走下乡,
捉拿咪猫审端祥;
二位公差走得忙,
走过阴曹地府巷。
这个咪猫不象样,
那个四脚又踏双;
这个身短尾巴长,
那个粉嘴画鼻梁。
二位公差走得忙,
杨树底下歇荫凉;
蜘蛛牵丝在做网,
尖头蚂蚁上工忙。
忽然抬起头来望,
咪猫它在杨树上,
嘴里衔的是螳螂,
梭眉梭眼看清亮。
上前把它来抓住,
铁链锁到它颈项;
咪猫两眼泪汪汪,
叫声公差听我讲:
我一个麻雀吃半头,
咽下心肝和五脏,
今日早饭还没尝,
你放我回家带干粮。
公差一听气一昂,
黑风上脸往拢闯;
推的推,朗的朗,
推推朗朗见大王。
大王一见气一昂,
你为何把它来咬伤,
好好从实来招讲,
免得受刑在公堂。
叫声大王听我讲,
我结拜的朋友个个强;
老虎是我的大徒弟,
水獭是我的女相当。
它在阳间多逍遥,
男盗女娼到处茬,
叽的叽的喊的喊,
连娘带儿几箩筐。
它打踏板上一路走,
它打地板上象跑抢;
神仙的佛帐被它咬,
香盒啃个精打光。
叮咚掉在灯盏里,
鹞子翻身跑他娘;
一跑跑到老板的床上,
闲言闲语我难当。
新接的媳妇好嫁妆,
啃乱嫁妆咬衣裳;
绫罗缎匹任它踩,
钗环首饰拖洞墙。
新接媳妇好梳妆,
不见梳妆打梅香;
梅香打得嚎嚎哭,
说她好吃换饼糖。
一声妈呀一声娘,
手拿麻绳去悬梁;
这是老鼠太不良,
屈死这个好梅香。
新科童生应科举,
它啃开书箱踩文章;
八股文章被它撕,
童生难得下科场。
大王听罢气一昂,
骂声老鼠死也当,
四十大板受刑量,
看你还敢来告状。
吩咐咪猫重还阳,
老鼠还照前一样:
见一对,吃一双,
恶牙狼齿咬她娘。
刹鼓歌
(即收场歌)
(一)
刹鼓东,刹鼓东,
代代儿女坐朝中;
刹鼓西,刹鼓西,
代代儿女穿朝衣;
刹鼓南,刹鼓南,
代代儿女做高官;
刹鼓北,刹鼓北,
代代儿女发不彻。
考官给我大大地封个“利市”,
我给你赞叹几句:
屋也大,门也大,
荣华富贵代代发,
屋大好停丧,
门大好出丧。
千年才死一个,
要定八方。
万年才死一双,
代代不死少年郎。
(二)
天上金鸡叫,
地上紫鸡啼,
看看大天亮,
正是收场时。
日吉时良,
天地收场,
亡者要归山岗。
八大金刚站两旁,
一副麻鞭绑黄丧。
引魂童子前引路,
抬上卧龙岗。
孝男孝女请来阴阳,
阴阳步足上山岗。
盘子一落,
葬龙头,出天子,
葬龙尾,出霸王,
若是葬在龙身上,
代代儿孙出宰相。
鼓刹东,东方甲乙木,
代代儿孙做国公;
鼓刹南,南方丙丁火,
代代儿孙穿蓝衫;
鼓刹西,西方庚辛金,
代代儿孙穿朝衣;
鼓刹北,北方壬癸水,
代代儿孙金榜刻;
鼓刹中,中央戊己土,
代代儿孙坐朝府。
刹鼓抬头望,
恭喜东家一架好房梁。
屋大好出丧,
千年死一个,
万年死一双,
代代不死少年郎。
鼓锤一甩,
千年不挨,
鼓锤一抛,
千年不捞,
鼓锤落地,
恭喜东家世代大吉。
关键词: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