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0717-5335806

景区地址:湖北宜昌长阳县龙舟坪镇 电话:0717-5319721 景区热线:0717-5335806 全国旅游服务热线:12301

可信组件

  玩转景区  

乘一艘好船,观一台好戏,赏一江好水,吃一桌好饭

清江画廊,让心灵度假的地方

资讯详情

苞谷饭 南瓜汤 (散文)

分类:
游记攻略
作者:
来源:
2012/12/12 13:19
浏览量
【摘要】:
在人生经历的每一个阶地,我们总能找到生活的符号的,譬如一辆自行车,一只手电筒,一条扁担。随着时间的流逝,经历中的许多事和许多物都惭惭忘掉了,可是那些符号的影片在生活的浓液中却越浸越透,越来越清,并不断放大开去,直到占据了你岁月记忆的悠远时空变为永恒。少年时代在县一中求学每餐吃的苞谷饭、南瓜汤是我永远也忘怀不掉的。  1978年秋天,我从家乡那个闭塞的山村初中考入县第一高级中学。这个时候,国家刚刚结

  在人生经历的每一个阶地,我们总能找到生活的符号的,譬如一辆自行车,一只手电筒,一条扁担。随着时间的流逝,经历中的许多事和许多物都惭惭忘掉了,可是那些符号的影片在生活的浓液中却越浸越透,越来越清,并不断放大开去,直到占据了你岁月记忆的悠远时空变为永恒。少年时代在县一中求学每餐吃的苞谷饭、南瓜汤是我永远也忘怀不掉的。

  1978年秋天,我从家乡那个闭塞 的山村初中考入县第一高级中学。这个时候,国家刚刚结束了“史无前例”的运动,全国刚刚恢复升学考试制度。在初中那间残破的教室里蛰伏枯读,我的父母和我的老师从来没有奢想我会考入重点高中的,连我自己也感到有点忽如其来。当我的母亲领着我背着沉重的衣箱走近清江的一个码头而不是另外一个渡口的时候,我真正感到我确是幸运的。我的很多同学其时正涌向那个黛石如屋的渡口去开始他们肩担背磨的生活哩。但是,这里除了历史的悠久和老师学识的渊博外,其它同我的初中似乎并无很多区别,单是校园大一些。不过在我少年的眼中,觉得学校本来就该是那样的:土墙,瓦顶,弹簧楼。所谓十年寒窗,大概是历代对苦读之所的一种定格描述吧。倒是吃饭,这里与我过去有许多不同,颇有些新鲜:七八个人为一席,一盆饭,一盆菜,大家围在一起,蹲下来一勺勺平均分配,站起来掂个角落飞快吃掉,仿佛村里砌河堤民工一般的。

  在学校过了一周回家,乡邻们问重点高中的饭怎么吃,我说吃桌席,那些乡邻立即啧啧起来 :“到底是重点高中,吃的就是不一样。”称羡完了,又把自己不用功的儿子指责臭骂一番。那样的桌席其实就是七八个人在一起共同吃一盆苞谷饭和一盆南瓜汤。苞谷饭又干又硬,得用几把力气才能咽下喉去。瓜菜汤的菜料呢,或者是冬瓜,或者是黄豆粉,偶尔有点海带之类,但更多的是老南瓜。不知道学校从哪里买来那么多的老南瓜,两三百学生总也吃不完。我们打从食堂门前经过,总听见厨房里传来霍霍刨南瓜的声音。这南瓜汤除了南瓜就是清水,没有油,盐也放得少。可是就是这不油不咸的南瓜汤煮熟后色若橙液,香如蜜饯。闻到这诱人的南瓜香味,大家都有些坐不住了。如果那时候正在上课,就会瞅着老师不注意的当儿,拿眼睛去瞟挂在屋檐下的那颗铜铃。司铃的谭老那时候是最希望看见出现的人。等得时间久了,就会胡思乱想,老怀疑谭老打瞌睡忘了时间。

  十四五岁的年龄,身体象拔节的麦子一样疯长,渴望吃肉就象麦子渴望雨水。学校通常每周要供吃一顿肉,那是一周中最充满激情的时刻。当值日生搂着白色的菜盆从厨房那边奔过来,六七双眼睛顿时都变得僵直了,仿佛不认识那盆中的东西似的,硬硬地盯着油汤上浮着的白肉。为了更多地享受那一种痛快,有的甚至在这天分菜值日生的身上花一番比如帮助完成作业或者扫地的殷勤功夫。这样的奢侈实在是太少了。没有油水滋养,胃肠时时焦 灼不安,饥 饿象一条麻绳缠着我们雄健的身体。从家里带来的苞谷泡、黄豆泡之类的零食吃光了,实在饿得不行,就拧开瓶子把酱菜抹上几嘴,连酱菜也没有的,便去咕咕地喝些凉水。要是谁家里捎来的家乡的土产,一个晚间会共同消灭得精光。

  “你们 正从O点起步,沿着青春的X 轴线向着 Y 轴所标明的学业高度奋力攀登。”这是数学老师讲授函数时对我们的鼓励。 “从冰封的千里北国到南沙的万里海疆,从雪域青藏高原到肥美的长江三角洲,处处百废待兴,国家需要千千万万栋梁人才。”这是地理老师对我们寄与的期望。给我们教课的老师大都是上了年纪的老人。他们大多刚从牛棚里解放出来重上讲台。他们的学识,他们的仁德,他们身上所洋溢的献身情怀,使我们在那时候就强烈地意识到我们肩负的责任,一种庄严的使命感不时不在我们心间萦绕。在样的环境中,每个同学都是那样用功,我的很多同学在晚上归寝熄灯之后,总要偷偷地拧亮手电筒躲在补窝里读几页书,总要早早起床在厕所边的路灯下去多背几道题。有些女同学为了惜出那么几分钟的时间,在上厕所那段长长的路上,竟一边整理衣裤,一边疾疾地奔跑。教室的后面摆着一排排的脸盆,上课实在困得不行,就去往脸上浇些凉水。

  快从学校毕业了。有一天,我们兴致勃勃登上了学校门前的鸡公山。此时山风鼓荡,云舒万卷。沐浴云靄中喷薄的霞光,俯仰天地间奋飞青乌 ,大家的心中涌起万千遐想,有同学诗情大发,啊啊地抒发心中鸿鹄理想。那同学的诗作却是忘记了,可是那大风起兮云飞扬的壮怀激情20年后依然历历若在眼前。吃完了两年的苞谷饭、南瓜汤,我们告别了母校,从此天涯浪迹,各走东西。但是无论我们相距多么遥远,无论各自的职业有多少差异,也不论生活的境况发生了怎样的变化,我们都能在苞谷饭、南瓜汤那里找到共同的语言和共同的感怀。谈起当年的苞谷饭、南瓜汤,不同的脸上就会荡起同样的笑容。

  1997年,工作在家乡县城的同学给远在四方的同窗发出的一封相聚的邀请信,信中提到18年前同吃苞谷饭,共喝南瓜汤,往日情景再次掀开尘封的记忆,感情的潮水不禁涌起。同学们从四面八方汇聚到清江岸滨,每个同学都戴上贵宾的鲜花,每颗心灵都传递热烈的表达。在那个场合,同学们热情邀请老校长讲话。老校长健步登台,环顾周遭,先朗声提议为预祝三峡工程胜利截流鼓掌。热烈的掌声之后,老校长便生动回忆起同学们在一中吃苞谷饭、喝南瓜汤艰难求学的历程。老校长话锋陡转:“艰难困苦,玉汝于成。艰难的生活,砥砺的你们的意志,艰苦的环境,激起你们对人生的崇高追求。”18年后聆听老校长的话,仿佛是在昨天,然而无比昨天体味更深沉,更悠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