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维码
0717-5335806

景区地址:湖北宜昌长阳县龙舟坪镇 电话:0717-5319721 景区热线:0717-5335806 全国旅游服务热线:12301

可信组件

  玩转景区  

乘一艘好船,观一台好戏,赏一江好水,吃一桌好饭

清江画廊,让心灵度假的地方

资讯详情

餐桌又闻酱粑香

分类:
游记攻略
作者:
来源:
2012/12/12 13:20
浏览量
【摘要】:
人们对豆腐爱宠有加,美评如潮,对豆腐渣却是不太公道,总会极尽不屑与贬损,诸如“看自己一支花,看别人豆腐渣”、“豆腐渣做香肠——凑节数”、或把水货工程称之为“豆腐渣工程”等等,直弄得豆腐渣声名狼藉。  其实,在土家族,豆腐渣也算一道菜。.  网上看到一个笑话,说几个朋友一起到一家小餐馆吃饭,看到菜谱里写着的菜名都很有趣,就随便点了几个。一个是“猛龙过江”,上菜后一看,原来是一碗清汤上面漂着一棵葱;另

  人们对豆腐爱宠有加,美评如潮,对豆腐渣却是不太公道,总会极尽不屑与贬损,诸如“看自己一支花,看别人豆腐渣”、“豆腐渣做香肠——凑节数”、或把水货工程称之为“豆腐渣工程”等等,直弄得豆腐渣声名狼藉。

  其实,在土家族,豆腐渣也算一道菜。.

  网上看到一个笑话,说几个朋友一起到一家小餐馆吃饭,看到菜谱里写着的菜名都很有趣,就随便点了几个。一个是“猛龙过江”,上菜后一看,原来是一碗清汤上面漂着一棵葱;另外一个是“母子相会”,上来一看是黄豆炒黄豆芽;“走在乡间的小路上”就是红烧猪蹄边上放着香菜,“一国两制”就是煮花生米和炸花生米;“波黑战争”就是菠菜炒黑木耳,“悄悄话”就是猪舌头和猪耳朵。突然想起在我家乡有一个人,第一次去饭馆吃饭,别人问他吃什么,他说就来个猪蹄来碗豆腐吧。别人就问了,是吃蹄膀还是蹄花,他弄不懂,又不好细问,怕说他乡巴佬,心想蹄上有花肯定是好,于是说,蹄花。又问他豆腐是要架架上还是架架下的。他想,架架上的肯定好些,就说要架架上的。待一上桌,蹄花原是猪爪子,自然比不上蹄膀,架架上的就是一碗炒豆腐渣。他一声不吱,只好自认晦气。

  实在,豆腐渣算不得好菜,然而若经得土家女人的巧手加工,豆腐渣就会成为一道十分惹人欢喜的大众菜——豆酱粑。

  在吃的方面,我们先人也充满智慧,最是能异向思维。好端端的食物把它弄烂弄臭,然后心安理得地去追腐逐臭,让人匪夷所思。如黄豆做豆豉,是先将黄豆煮烂,然后放在柴火上薰,直弄到粘糊糊,臭乎乎,方为上品。再如腐乳,不烂到长出绿毛寸许,臭气薰天绝不食用。还有南方的臭豆腐干,又黑又臭,可就是有那么多人喜欢。

  做酱巴最是能化腐朽为神奇。方法是先把豆腐渣弄散,然后炒热。再找一个篾篓子,里面铺上梧桐叶,将豆腐渣趁热装进去,用桐叶盖好。然后在楼索上挂一个钩子,吊上篾篓子,用火来薰。这火候十分关键,大了小了都不成。薰到一两天,把篓子取下来,倒出豆腐渣,豆腐渣就会发出怪怪的脚臭味,虽臭犹香,聊人食欲,那就正是薰得合适的时候,臭过了不能吃,不臭更不好吃。然后拌上辣椒面,花椒面,生姜粉,或是桔子皮之类的佐料,放在阳光下晒干,酱粑就做成了。

  这世界真奇怪也真奇妙,对同一事物,有时会有两种截然相反的理解和判断。譬如芫荽,有人誉之为香菜,嗜之如命,有人贬之为臭菜,嗤之以鼻。再如汽车尾气,有人说臭不可闻,闻之立马作呕吐状,有人说奇香无比,逐之唯恐不及。我家养一株鸳鸯茉莉,臭中带香,我名之曰屎香味。再如普洱茶,在我闻来,就是糠霉味,而茶师硬说那是发酵过的茶香,是茶之极致。判断如此迥异,你能说谁是谁非?生活本没有标准,没有模式,没有权威,世界因此就丰富多彩。豆酱粑如果没有臭味,就不会有人喜欢。

  酱粑材料低廉,加工简单,本来算不得什么稀罕物儿,可在生活困难的年月,一年难得吃到几回豆腐,因而想吃豆酱粑有时也算一种奢求。打过过年豆腐以后,母亲便把豆渣小心收好,免得弄脏,然后就细心加工豆酱粑。冬闲的时候,大火旺旺地烧着,炉子上架个铁锅,切上些猪肉潲子做油,水滚滚地开着,抓一把酱粑,放一把辣椒,再放些葱花蒜苗,豆酱粑的香味就阵阵袭来。这时如果有二两老烧,一碗炕得焦黄的包谷饭,直吃得大汗淋漓,七窍通透,那生活中的一切失意就在这微醺中化为烟尘。开春过后,春耕播种十分忙碌,豆酱粑做菜既简单,又下饭,因此很受欢迎。

  如果有野韭菜和着豆酱粑来煮,那味道便更是鲜美。搞集体的时候,庄稼收获后,冬田就闲了,叫板田。一到春天,野韭菜到处茁壮生长。父辈们犁地,我们便跟在新翻的泥土后面捡韭菜,不要多久,就会有半背蒌的收获。平时,野韭菜并不怎么好吃,没人在意,但与酱粑一组合,便是天造地设的搭配,那味道就特别不一样,让人猜想所谓珍肴玉馔的美味也不过如此。

  这年头,吃饱已经不是问题,但总觉得什么都不好吃,人们便变着戏法来吃。四条腿除桌子不吃,两条腿除人不吃,长翅膀除飞机不吃,什么东西都吃遍了,于是被遗忘很久的豆酱粑便像刚发掘出来的宫廷食谱,被人怀念起来,并堂而皇之登上了城里饭店餐桌。虽然价格不菲,却是大受一些猎奇和怀旧人的欢迎。这世道变化真让人难以琢磨。

  每每看到母亲把豆腐渣拿来喂猪,就觉得可惜。我们就嘱咐她做点豆酱粑,好让我们带到城里来吃,不仅自己享用,也送些给亲朋好友。偶尔吃一顿,竟觉得远胜过大鱼大肉,一种久违的幸福感便在心头涌动。

  当然,“过犹不及”,很多东西并非越多越好,豆酱粑也不能天天吃。

  恰到好处,便是极致。

关键词: